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透露

2020-07-10 19:43

对于优步在华融资的最新进展以及如何应对屡禁不止的刷单,截至发稿时,优步相关负责人尚未给予回复。

优步开始打击刷单后,最明显的结果是,一些简单的刷单办法行不通了,虚假订单暂时有所减少。但另一方面,因为打击刷单,优步中国的真实交易情况得以部分呈现,整个6月份,优步中国的业务陷入滞胀,即便算上依旧存在的虚假订单,也没有达到卡兰尼克此前向股东描述的100万单的水平。

据媒体调查报道,在淘宝上有大量用于刷单的优步账号工具,以这些账号工具的销量推算,优步在中国至少有20万个虚假的司机账号被用于刷单,30%-40%甚至更高比例的订单是虚假司机制造的虚假订单。按照每个订单,优步平均补贴司机60元计算,这也就意味着,即便不计入优步每周支付给司机的保底收入,优步在中国每天要为这些虚假订单支付至少3000万元,一个月就是近10亿元。

“就此而言,《暂行办法》会给优步在华的运营设置较高的门槛和限制,相应的,也会给正在进行的融资蒙上一层阴影”,上述投资人表示。

当然,遏制刷单并非完全无解,资深评论人金错刀指出,刷单泛滥背后,产品的本土化危机才是优步的大危机,这也是相比之下,滴滴快的刷单情况很少的原因。

截至目前,优步尚未有效遏制住业已成型的刷单产业链,该产业链包括应用软件、专业手机、专车账号、优惠券等等。就在最近两周,淘宝上仍然成交了超过3万笔的优步刷单交易。

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与电商刷单创造虚假繁荣一样,优步被大量刷单某种程度上使其在中国的经营数字更好看,有助于提高融资时的估值;但另一方面则是,优步为此付出了高昂的真金白银。”

近日,神州专车一组含沙射影的广告,将优步和自己同时抛入了舆论的风口。在公众多元化的思维下,议题早已超越了“黑专车”本身,而是演变为各种角色、各种利益的脑洞狂欢。

在这种刷单现象存在了一年之久后,尤其最近陆续被国内外媒体曝光后,优步开始试图修补这一问题。从两周前开始,优步的补贴政策从70单7000元保底补贴,变成了85单6000元保底补贴,上周又变成了基础车费翻倍的补贴。与此同时,优步还修改了国内的派单规则,从派给最近的人,变成小范围内随机派单。

不过,在这轮由神州专车发起的“挑衅”中,优步并没有失去什么,因为神州专车矛头所指的“黑”,优步之前就有,未来也还会继续——这本身就是优步的商业模式。

据媒体报道,优步已于6月22日启动在中国的融资,但是由于投资人对于究竟有多少吸血的刷单“蚂蝗”寄生在优步身上无法确认,加之其即将面临不确定的政策门槛,因此迟迟无法确认其准确估值。据《证券日报》记者获悉,截至目前,只有国美在线初步达成了投资意向。不过,国美在线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未对该传闻予以确认。更大范围的、熟悉中国国情的一线vc则多是望而却步——谁会去冒“黑吃黑”的风险呢?

不仅是优步,所有打车软件与刷单的博弈都在进行中,但是,对于优步而言,未来是否还有博弈的机会,还是个问号。据悉,全国性的《出租车管理暂行办法》或于下个月出台,《暂行办法》对从事网络约租车的经营者提出了明确的前置审批门槛,需要符合多个条件,包括企业法人资格、在服务所在地具有固定的营业场所和服务能力,取得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服务器必须设置在中国大陆境内等。对于外商投资从事约租车经营的,还需要符合外商投资国际安全审查的规定。

优步ceo卡兰尼克在不久前给股东信中透露,优步在中国目前大约每天有近100万订单。但他没有告诉股东,这一数字中究竟有多少是被刷出来的订单。当然,大洋彼岸的他可能也的确无法解释还会有这等事情。

事实上,对于优步而言,神州专车只是“明枪”,真正让优步遍体鳞伤、有苦难言的则是不计其数、防不胜防的“暗箭”。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透露,优步方面一直宣称融资获得超额认购,但却始终没有提供更详尽的业务数据,这让其无法充分评估投资风险。据他们私下了解,尽管订单量比5月份略有增长(但仍不到100万单),但优步中国6月份的收入几乎和5月份持平(刷单无法带来收入),“这在一个快速增长的行业是不可想象的。高居不下的刷单问题和收入滞胀是优步在中国融资遇冷的重要原因。这段时间关注优步在华融资的大都是二流或者对行业不甚了解的投资人”。